滚动新闻:
首页 >> 婚姻家庭

北京长安街醉驾案被告被判无期当即表示上诉

来源: 时间:2018-09-07 16:28:48

北京长安街醉驾案被告被判无期 当即表示上诉

资料图:英菲尼迪轿车撞了菲亚特轿车后,又撞上639路公交车

肇事司机陈家在法庭上听候宣判。新华社发

身边的朋友为王辉做按摩。本报朱嘉磊摄

昨天上午,英菲尼迪长安街肇事案在二中院宣判,法院支持了检方指控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罪名,一审判处司机陈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各项经济损失共366万余元。听完判决后,陈家面色通红,表示判决结果量刑过重要提起上诉。昨天下午,法官将75万元支票送到受害者王辉的家中。

转播到腾讯微博陈家酒驾案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赔偿366万余元

■庭审现场

>>开庭

法官核实调解协议当庭宣布协议有效

昨天陈家的家人只有妻子前来旁听,其父亲没有到庭,几位曾在事发当夜和他一起喝酒的朋友欲旁听判决结果,因做过证人被法官请出了法庭。上午9点半,陈家被带上法庭,刚进门他就极力扭着头在旁听席上搜寻,当目光与妻子相遇时他微微点了点头致意。

法官首先开庭对双方签订赔偿协议的情况进行了调查。就在宣判前一天晚上,陈家的妻子代替他与受害方王辉以及陈伟宁的父母一家签订了总额366万元的赔偿协议。陈家的代理律师宣读了协议内容,其中包括事发经过、王辉的伤情等,最终双方商定陈家共支付给王辉及陈伟宁父母等人元经济补偿,该笔钱为一次性赔偿,包括了所有费用在内。目前陈家一方已支付了元,包括前期陈伟宁和双胞胎女儿之一的抢救费、丧葬费等,另有75万元已缴存于法院,由法院代为给付,剩余170万元需要卖房后赔偿,听从法院的具体安排。

法官当场详细询问了协议上的签名者、代签者,并分别向陈家和王辉的代理人求证是否认可签字、协议内容是否真实,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法官宣布协议有效。

随后陈家表示,他对协议没有什么要说的,“只希望可以弥补一点我给他们带来的伤害,未来的日子希望能为他们做更多”。

>>宣判

采纳检方指控罪名判处陈家无期徒刑

完成对调解协议的调查后,法官宣布休庭20分钟后宣判。

再次被带上法庭的陈家显得有点紧张,他低着头搓着两手,不安地等待法官宣读判决书。他坐在旁听席上的妻子则低下头双手交握,鸭舌帽檐压低到了眼睛处。

法官宣读的判决书显示,去年5月9日5点36分左右,陈家酒后驾驶英菲尼迪牌轿车在朝阳区东大桥路超速由北向南行驶至建国门外大街永安里路口时,违反交通信号管制,从后面冲撞等候交通信号放行的35岁的陈伟宁驾驶的菲亚特牌轿车,继而又撞向正常行驶的639路公交车左前侧,后被迫停止行驶,陈家弃车逃逸,造成陈伟宁及6岁的女儿死亡,陈伟宁的妻子33岁的王辉重伤,69岁的公交乘客刘某受伤。

二中院经审理认为,陈家无视国家法律和公共安全,酒后驾驶机动车超速行驶,并违反交通信号管制,先后冲撞等候信号灯的小轿车和正常行驶的公交车,造成二人死亡、一人重伤、一人受伤的严重结果,且弃车逃逸,其行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检方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法院根据陈家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判决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肇事的英菲尼迪轿车予以没收。双方的调解协议法院予以确认。

>>反应

闻听结果目光发直离庭没有再看妻子

听到“无期徒刑”的判决结果时,陈家的身体微微一震,随即脸色变得通红,他的妻子把头深深地埋在前排椅子靠背后。陈家被带离法庭时,目光发直、脚步拖沓,没有再扭头看妻子。

宣判结果后,陈家妻子将衣领拉高,帽子盖住脸,默默地离开了法庭,对媒体的询问不发一言。陈家的代理律师说,事发后,陈妻一直在帮助丈夫四处筹款,由于他们家庭不算富有,房、车都是贷款购买,因此大部分钱都是借来的,她多次与受害方家属和代表见面,对死者和伤者的丧葬费用、治疗费用进行了积极赔偿,“这些辛苦都是我看到的,承受了很多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而陈家的父亲也因此事受到了很大打击,头发在一年内几乎变得花白,他昨天未到庭也是怕承受不了判决结果。此外,对王辉的后续治疗费用,赔偿款的数额也比一般的同类案件高很多,体现了积极赔偿的诚意态度。但是法院在判决时并没有提到这一点作为考虑从轻判处的情节。

■双方态度

>>陈家一方

当即表示要上诉

宣判后,陈家通过法官表示,他将提起上诉。陈家的律师说,这个刑期出乎了他与陈家以及家属之前的预料,“确实是过重了”。首先,判处这样的罪名确实存在问题,如果能够定性为交通肇事罪,在法律上来说他和陈家比较认同;如果被认定为危害公共安全,在情理上也在意料之中,但是能够判处这么重的刑罚,在心理上难以接受。如果能够有二审的话,他希望能更为清楚地表述关于罪名的观点。

他认为,危险驾驶、交通肇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3个都是和车有关的罪名,在刑法上严重程度是逐步递增的,交通肇事罪本来就要求造成严重后果,酒驾的行为如果没有严重后果,就是危险驾驶罪;如果产生了严重结果,就归到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轻重两头都给分了,交通肇事罪名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受害一方

认罪赔偿获认可

王辉和陈伟宁家人的代理律师表示,赔偿的366万数额会全部用于王辉的康复,王辉的伤情包括全身脊椎、腰椎、肋骨、左右足等13处骨折,神经系统受到严重挫伤,颈部挫伤导致部分肢体瘫痪等三大部分,已经花去120多万的医疗费,医生预估的神经移植手术和康复费用大概还需要200多万。但是这些钱是不是能使王辉完全恢复生活自理还很难说。虽然当时他们提出了608万的索赔请求,但是按照法律规定是达不到那么多的,同时考虑到陈家的赔偿能力,最重要的是王辉目前急需治疗费用,希望尽快款项到位进行后续治疗,因此达成了这一协议。

此外,由于陈家和他妻子的确在事发之后积极变卖家产支付治疗费用,并在法庭上表示认罪,表达了将来会继续帮助他们的态度,这些态度基本上得到了陈伟宁家属的认可。

王辉见连说三次“感恩”

昨天下午,王辉和朋友以及代理律师在一家写字楼召开媒体发布会。对于判决结果,她表示相信法院权威,尊重法院的判决。“希望这份沉甸甸的判决能够警醒其他人。”

发布会全程她都坐在轮椅上,坐在身边的朋友每隔一段时间帮助她按摩一下受伤的手臂。“我主要表达一下我的感激之情”,王辉接下来连说了3次“感恩”,第一是对司法机关工作人员在此案中所作的努力表达感恩;其次感谢媒体一直以来对这起案件以及她和女儿珍珍的关注;还有感谢她所有的朋友以及很多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对她一路的陪伴和支持并总是伸出援助之手。“特别是我的律师,提供了免费的法律援助。”说着她坐在轮椅上艰难地向身旁的代理律师欠身鞠躬。

当有媒体问到,她是否能够接受陈家的道歉和“将来愿意尽力帮助”的表态,王辉没有正面回答。她的朋友说,由于前几天身体状况不佳,她没有看到庭审直播。王辉只表示,她没有与女儿珍珍有过关于陈家的对话,“不会让她生活在仇恨里,让她在爸爸和妹妹的爱中活下去”。她在微博上说“珍珍还小,理解力有限,我相信她长大后会有自己独立的判断”。

陈伟宁的一位朋友表示,昨天的判决结果,“可以给逝者一个告慰”。他们会帮助王辉继续将来的生活,也很欣慰地看到最近在立法上有了“醉驾入刑”的变化,希望将来可以减少惨剧的发生。

陈家对于判决结果不服,是否会影响到剩余170万元赔偿款的执行?对此王辉的律师表示,陈家是对刑事部分上诉,不涉及赔偿的部分,而且双方的调解协议已当庭经过法院认可并写入判决,将在法院的监管下执行,“对我们来讲有一定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