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婚姻家庭

女财务为侵吞8万工资款打昏自己谎称被抢

来源: 时间:2018-08-29 16:09:48

女财务为侵吞8万工资款打昏自己谎称被抢

杨巧云接受调查

监控录像中,杨巧云出电梯后向右拐,这是疑点之一

分析杨巧云被抢疑点示意图 制图杨仕成

警方破获“电梯口抢劫案”,结果令人震惊:女财务为侵吞8万公款,打昏自己谎称被抢

■“刚取8万工资款电梯口被抢走”后续

劫案发生 迷雾重重

火锅店女财务杨巧云倒在电梯口,携带的8万元工资款被抢

人被击昏后倒地时应自然垂落,她为何双手向前整个人笔直趴下?

她出电梯为什么会往右走?然后为什么倒在电梯的左侧?

她说抢匪是迎面而来,但却不知抢匪的高、矮、胖、瘦、性别?

杨巧云被保安发现昏倒在大厦地下车库电梯口,身旁遗留着一堆啤酒瓶渣。“我被抢了,快报警。”杨巧云虚弱地呼救,她称是某火锅店的财务,随身携带的8万元工资款被陌生人抢走……这是发生在1月15日上午的一幕(本报曾报道)。“女财务被抢案”牵动着成都锦江警方的神经,但对被抢的过程,杨巧云却间歇性“失忆”,前言不搭后语。前日,该案“峰回路转”,面对漏洞百出的供词,杨巧云的心理防线最终被击溃,她承认这是一出自导自演的“被抢劫”,用啤酒瓶敲昏她的不是别人,就是她自己。

A劫案财务被抢8万工资款没了

1月17日以前,杨巧云一直处于“被抢劫”的阴影中。对于被抢过程,她总是摇摇头,一脸惊恐未定地说:“不清楚,不记得了。”但她却始终坚持——她是被人打昏,随身携带的8万余元工资款在那时被抢走。

1月15日是杨巧云所在的火锅店发工资的日子。当天上午,她来到公司所在6楼办公室,取出8万余元现金,准备到店里发给员工。由于办公室和店铺间没有直通电梯,杨巧云习惯乘电梯到负一楼停车场后,再转乘观光电梯到位于临街2楼的火锅店。她也可以选择到达1楼后,再从大厦后门绕行至火锅店,但杨巧云说:“这条路线不是很安全。”

杨巧云回忆,就在她下达停车场,刚走出电梯那一刻,突然被一啤酒瓶砸中额头,酒瓶“砰”的碎裂开来,她当场就晕了过去,对方抢走了她身上的工资款,迅速逃离现场。“太突然了,我甚至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关于抢匪的特征,杨巧云说完全不记得了。

两分钟后,杨巧云被市民和保安发现,拨打了120和110。几分钟后,杨巧云被成都七医院的救护车接走,送到医院急救。一名医生说,杨巧云头颅受外伤,颈部受挫伤,伤势较轻。可面对医生和的询问,杨巧云都像没听见一样,不予作答。

B漏洞 警方介入抢劫案漏洞百出

出门往右拐为啥倒在左边?

女财务被抢一案很快见诸各大媒体报端,络上,读者一片热议:“可能是熟人作案,瞄准了杨巧云的行走路线”、“对方很聪明,知道事发地是大厦监控盲区”……

锦江公安分局合江亭派出所及时介入此案,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据保安回忆,杨巧云被发现时,面部朝下双手向前笔直地趴在电梯出口左边,破碎的啤酒瓶渣散落身体的右侧。在大厦提供的监控录像上,办案民警看到,当天上午10点07分,身穿白色羽绒服的杨巧云走出电梯大门,她明显向左望了一眼后,拐弯走向右边,随后电梯门就关闭了。

出电梯往左通往停车场,往右是一条阴暗楼道,杨巧云为什么会往右走?然后又倒在电梯的左侧呢?民警发现,这和她“刚走出电梯就被打昏”的说法有些出入。

抢匪迎面而来怎不知男女?

杨巧云受伤处为右前额。她回忆说,抢匪是迎面而来,手持啤酒瓶砸昏自己。但抢匪高矮胖瘦,是男是女?面对办案民警,杨巧云称啥也不记得了,她一直止不住哭声,难道真的是惊吓过度?

民警没有在电梯内摄录到的监控录像

中发现迎面而来的男子。但由于电梯很快关闭,事发地又是监控盲区,杨巧云的说法,勉强能让人接受。

出电梯就被抢,难道抢劫者知道杨巧云要经过此地而事先“埋伏”?不抢挎包只抢塑料袋子,难道抢劫者知道钱装在哪里?正常情况下,一般抢匪不可能抛开装有贵重物品的挎包而去抢装“杂物”的塑料袋。熟人作案?一组办案民警从这条线查了下去,对杨巧云的家人、朋友、同事拉排查,但没有任何收获,这条线断了。

头部受轻伤啤酒瓶却粉碎?

杨巧云被送至医院后,被检查为头部受轻伤,并无大碍。可她坚持要住院继续观察,这让办案民警更添几分怀疑。为何杨巧云的供词漏洞百出?另一组民警决定从杨巧云身上寻找突破口。

办案民警请来法医帮忙做实验。法医在现场反复演示后,得出结论:通常情况下,玻璃瓶都被打碎了,被打人所受应该不是轻伤。而且,人被击昏后,身体倒地时应该自然垂落,而不是双手向前整个人笔直趴下。当然,不排除特别例外的几率,但杨巧云既要做到身受轻伤,又要趴成如此僵硬的姿势,“难度十分高”。

C招供侵吞公款自导自演“被抢劫”

17日上午,杨巧云仍坚持自己“被抢劫”。当警方抛出以上关键问题,出示相关证据后,杨巧云的心理防线终于被击溃。“打昏我的,不是别人,是我自己。”杨巧云流着眼泪,向警方交代了“被抢劫”的来龙去脉。

今年30岁的杨巧云,是火锅店的元老级员工。工作中,她从服务员一路干到现在的会计兼出纳;生活中,她有丈夫孩子和幸福的家庭。两年前,夫妻俩在温江按揭了一套住房,首付11万。火锅店老板夫妇主动借给杨巧云7万元。两年来,老板从来没有催过还钱,但店里很多员工知道借钱一事。

火锅店每天进账约2万-3万元,每月15日是发工资的日子。之前几天的收款额,杨巧云不会存进银行,而是放起来一并发给员工。杨巧云说,看着抽屉里8万余元工资款,她想出了“被抢劫”的计划。她提前一天到超市买来一瓶啤酒,放在办公室中。第2天,她将空瓶子放于挎包中乘电梯下楼,在电梯出口处,她左右“视察”了一番,然后选中电梯左侧处,实施了自己的计划……

“8万多工资款还在我抽屉里,我根本没有带下楼。”杨巧云说,啤酒瓶是她故意往地上摔碎的。办案民警随后在其办公室内找到分文未动的工资款。

D对话杨巧云:我对不起老板和家人

昨日,在合江亭派出所里,杨巧云戴上了明晃晃的手铐,她因涉嫌侵占罪被刑事拘留。整个上午,她一直埋着头,黑色的长卷发遮挡住她的脸部,一直沉默。

“是不是因为还款压力大啊?”问,杨巧云摇摇头。“那是因为?”还是摇摇头……这样的僵持,一直到下午1点许,杨巧云哇地大哭起来:“我对不起石哥(音),莉姐(音),对不起老公和儿子。”

: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方式?

杨巧云:我14日晚上一时心急才想到这个办法,都没有把钱带走。我曾犹豫过,下楼碰见人就放弃。

:最后想对老板和家人说点什么呢?杨巧云(把头埋得更低):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