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北科大女生接受学校心理约谈后跳楼身亡图

来源: 时间:2018-08-10 20:16:30

北科大女生接受学校心理约谈后跳楼身亡(图)

在接连出了几起学生跳楼事件后,北科大校方在校园内张贴警告牌。摄影_姚欢

陈蕾的父母向展示孩子生前的照片,据孩子父母介绍,陈蕾是一个品学兼优,热情开朗的孩子。摄影_刘浚

4月5日晚,陈蕾从北京科技大学逸夫楼九层跳下,结束了自己21岁的生命,而至今陈蕾为何选择自杀依旧是个不解之谜。摄影_刘浚

女大学生自杀之谜

4月5日晚,陈蕾从北京科技大学逸夫楼九层跳下,结束了自己21岁的生命,而至今陈蕾为何选择自杀依旧是个不解之谜。

在21岁的大三女生陈蕾跳楼身亡之后,悲戚的父母和学校,一同苦苦寻找其自杀的原因,然而,时至今日,他们依旧无法找到合理的解释,他们发现对这个85后的孩子是如此的一无所知。

陈小平记得,7年前,读初中的女儿陈蕾参加了全国青少年蹦极大赛,获得第二名。2010年4月5日清明节晚上8点半,女儿再次从北京科技大学逸夫楼9楼纵身跳下。这一次,没有任何绳索拉她一把。

9点,警察赶到坠楼地点,随即宣布了她的死亡。

4月22日上午,追悼会在八宝山举行。安慰、鞠躬、握手和拥抱。死者的葬礼上,人间的一脉温情,节制而得体地一一呈现。

工作人员推开告别厅的木质大门,哀乐奏起。在母亲聂洪媛的痛哭声中,遗照里的陈蕾,没有笑容,孤单地注视她再也无法触及的世界。

屋外。小雨中,表情悲恸的家人低声商量,希望将来在家乡成都,为陈蕾选择一处永久墓地。

4月5日晚上,48岁陈小平接到学校的:女儿出事了。次日,上的一则报道称,当晚八点半,一名清洁工发现了站在逸夫楼9楼窗边的陈蕾。她上身穿一件深色外套,下身穿一条紧身裤和一双靴子。清洁工说,“她跃下来以后,在2层附近先撞到了楼体的墙上,那里全是血迹”。现场有20多人围观,其中一人报警。

警方从她的身上找出了一张07级机械工程学院的学生证,并证实死者为机械学院工业工程专业大三学生陈蕾。机械工程学院大多在逸夫楼9层上课。随后,警方排除了他杀可能。

逸夫楼位于北京科技大学主楼北侧。次日,陈小平来到学校,发现9层窗台一米多高,身高一米六六的陈蕾,必须翻上窗台才能实施自杀。

9楼窗台上,他意外发现了陈蕾死前遗留的眼镜和,还整齐地摆在一起。悲伤的父亲说,“看起来这孩子已经下了必死的决心。”

生疏

乖巧的女儿为何要选择自杀?又是什么让孩子觉得活着比死亡更痛苦?

于是陈小平和聂洪媛决定寻找孩子自杀原因,但是,他们很快发现,对孩子过去三年的生活,知之甚少;而孩子的内心世界,更是无可触及。

陈蕾的成长经历充满了迁徙。1989年,她出生在青海,后来随做地质的父母来到西藏。小学是在拉萨读的。中学回到了母亲的老家辽宁盖州。当父母随单位把家迁到成都,陈蕾又来到了成都双流读高中。

在母亲聂洪媛看来,这些经历,决定了陈蕾是一个对不同环境都能适应的孩子。

2007年,陈蕾以西藏生身份参加高考。她的第一志愿是中央财经大学,但是分数不够,有西藏生源30分的照顾,最终达到了北京科技大学的录取线。

陈小平说,女儿接到通知书时,兴奋地从床上蹦下来,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陈蕾在机械学院就读,大二的时候分专业,成为工业工程专业学生。机械学院男多女少。班里30人,只有寥寥几个女生。和陈蕾同宿舍的室友,并不是一个班的。家长事后发现,似乎和陈蕾能够交心的同学不多,“没有人在陈蕾出事前发现有什么不对,并且阻止她。”母亲聂洪媛说。

陈蕾的辅导员,还是一个在校研究生,平时除了要完成自己的学业,显然没有更多的时间了解学生的一举一动。陈蕾曾对妈妈说,辅导员一个人带300多个学生,估计连她是谁也不知道。

事发至今,即便是不少同班同学,对陈蕾也知之不多。一个后期和陈蕾相熟的同学称,大学这样的环境,分班、分专业,很难找到时刻在一起的朋友,“我看不到她的内心。”

“据我所知,她跟他们班(同学)关系都不太好。”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械学院学生说。有学生事后去校内搜索陈蕾的主页,照片上的陈蕾站在宿舍床边,仰望着镜头,“感觉那是一个很安静的女孩子,平时还挺开朗,发生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征兆。”校内显示,一个月前,陈蕾的状态还是“一切都很好”。

北京科技大学发言人章东辉接受采访时说,学校调查,“陈蕾和同学关系只能说一般,之前曾经和同学发生过一次激烈的冲突。”他以要保护同学隐私为由,拒绝透露详情。

几位同学回忆,陈蕾在出事前已经表现出微妙的变化。

4月4日晚,陈蕾和成都家中的妈妈视频聊天。聂洪媛说,两人过去一般都是通。室友也证实,陈蕾极少上聊天。当天妈妈没感到异常。聂洪媛说,“陈蕾似乎不愿多说,说络不好,又改打字。后来她说要去洗衣服。”聊天只进行了十几分钟就结束了。

室友小李(化名)说,出事前的几天,陈蕾几乎天天洗衣服,好像洗完了衣柜里干净或干净所有的衣服。

和妈妈聊天之后,陈蕾打水回到宿舍,睡在门口的室友要求把门关上。小李回忆,“陈蕾大声说,我还要出去。语气似乎很不高兴。”她注意到,过了一会,陈蕾穿好衣服和靴子,在笔记本电脑前静静地坐了很久,然后走出了7栋524女生寝室。

有学生告诉陈小平,4月5日听到陈蕾问:逸夫楼晚上几点关门?

“要是出门前,能跟她多说几句话就好了。”事后,小李不无遗憾地说。然而于事无补。

差生?

家长试图通过遗物的蛛丝马迹,探寻女儿辞世前的痛苦心结。但依旧没有任何结果。

在、电脑、里,陈蕾没留下只言片语,连里的通讯记录和短信,乃至惠普笔记本里的记录,全部都被陈蕾删除了。

“我们实在想不明白,她是去意已决,还是另有隐情?”陈小平说。

做父母的,甚至去电信局查询了女儿最近三个月的通话记录,发现孩子的社交圈子称得上单调,除了家人和有限的几个同学,基本上没有更多人际交往。

学校的调查也显示,陈蕾没有男友,应该不是出现了感情问题。曾经有一个陈蕾初中的男同学,一起考到了北京,对陈蕾表示过好感,但是陈蕾没有接受。

男孩说,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8月,此后再没见面。“安静下来常常都会想起,但是就是找不到我认可的原因。” 在男孩眼里,陈蕾是一个很阳光的人,有点男孩子性格。发生这样的事情,他难以接受。

同宿舍的小李和同班同学小刘(化名)告诉家长的一些细节,让他们吃惊。

同学讲,从去年10月开始,陈蕾就很少去上课。“她经常躲在宿舍里,晚上通宵上,白天睡觉。选了课也没去。”这是家长第一次知道女儿长时间没有上课。他们称,始终没有得到来自学校的对于这一反常举动的反馈,也不知道为什么女儿这么做。

3月1日新学期开学前,妈妈在成都陪陈蕾买了衣服和2斤铁观音茶叶。“陈蕾喜欢喝茶。她说这些茶叶能喝到暑假回家了。”据此聂洪媛认为,开学前,陈蕾并没有存死的念头。

同宿舍的小李也说,3月1日开课后,看到陈蕾又开始重新上课,“还以为她这学期有进步了,都还挺高兴。但是只持续了一个星期。陈蕾又不去上课了,又开始晨昏颠倒上。直到4月5日清明节出事。”

从机械学院师生证实的消息,陈蕾的学业问题在大三变得严峻。陈小平说,陈蕾大一有3门不及格,大二减少到2门。家长收到过来自学校的学业警示单。

“我们对孩子学习要求并不高。我还表扬她大二比大一进步了。陈蕾告诉我,爸爸,我会努力的。”陈小平说。

校方告诉家长,截止到大三当年,陈蕾还有60多个学分没有修。家长得到的消息是,大三陈蕾11门功课全部不及格,其中两门缺考。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学生称,陈蕾的成绩在本专业倒数第一名。

机械学院的刘老师说,学校实行弹性学分制。修满学分的情况下,3到6年均可毕业。机械学院的学分一般在360分左右。刘老师分析,差60多学分,很可能参加不了毕业设计,“也就是说,如期4年毕业有麻烦”。但是他强调,不排除后期通过努力,补上学分毕业也未可知。

学校对此未予置评。发言人章东辉称,还有分数比陈蕾差的,不也好好的吗?

聂洪媛展示了陈蕾从小到大的成绩单,多数都是优秀和三好学生。她感到困惑的是,陈蕾11门不及格,从没有告诉家长,学校也没有告诉家长。妈妈猜测,从小优秀的陈蕾,在学业遇到困境后感到了挫败。但是否和自杀有必然联系,他们依然找不到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