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汝州黑诊所泛滥向卫生监督所交保费买平安

来源: 时间:2019-01-11 13:20:36

汝州黑诊所泛滥 向卫生监督所交保费买平安

黑诊所汝州市区泛滥 谁在不作为   编者按:汝州市区黑诊所泛滥,22岁女孩因人流手术而成植物人;焦作修武县市民20年房产维权无果,相关部门推诿至今……省委书记卢展工曾经说过,消极也是一种腐败。一些干部不学习、不做事、不负、不讲原则,对违法违纪现象不批评、不制止;一些干部见困难就缩、见问题就拖、见矛盾就躲,对群众提出的诉求敷衍了事,对群众反映的问题漠然视之甚至放任不管,或者乱干胡干,以致酿成了恶果。卢书记这番话值得相关部门和相关人员深思。

知情人称,汝州市区有好几百家黑诊所,胎儿性别鉴定、人流等都是其主营业务。汝州当地一名黑诊所老板坦言,定期向汝州市卫生监督所交“保费”就行了。

做人流花季少女成了植物人

2月20日上午,东方今报在汝州市调查黑诊所泛滥现象时,在街头看到了这样一幕:汝州市民李青山和家人正在给过往行人发放“拒绝黑诊所”的倡议书。

李青山告诉东方今报,他是汝州市小屯镇虎头村的村民。去年9月28日,女儿李燕到汝州市协和门诊做人工流产,手术中出现了休克。由于该门诊没有氧气、氧气表等相关仪器设备,最终因脑部缺氧时间过长,女儿成了植物人。随后,家人将女儿转院至郑州某医院接受治疗,因支付不起高额的医疗费,只能回到汝州老家,2012年1月22日(除夕),年仅22岁的女儿离开了人世。

李青山称,出事后他们曾先后到汝州市卫生局医政科及汝州市卫生监督所反映过协和门诊非法行医的问题,该诊所卫生职业资格证已过期一年了。

小诊所随处可见多非法行医

2月20日上午,在一位当地居民的带领下,东方今报前往黑诊所比较集中的富民街、军民街、专业户街等进行了走访调查。在这些街道,仅看到的就有近200家小诊所,其中不乏一些未挂牌子的黑诊所。

调查中,东方今报以病人身份随机走访了近30家小诊所,发现这些诊所的卫生职业资格证几乎都已过期,并且大多都是2000年左右的,更有甚者有几家诊所内悬挂的卫生职业资格证竟然是1997年颁发的。

不仅如此,这些诊所大多在非法行医,国家法律明文禁止的胎儿性别鉴定及人工流产等都是这些小诊所、黑诊所的热门业务。

据了解,这些黑诊所中,有一部分是当地医院的医师办的,并且这些诊所大多“潜伏”在居民楼中,很难查处。

黑诊所老板:交钱就能保平安

这么多黑诊所,怎么就无人查处?“汝州市卫生监督所会不定期下来检查,但我们每年只要缴纳2000元到5000元不等的‘保费’便可正常营业。”一位诊所老板称,平常卫生监督所派人下来检查之前,他们都会提前接到通知,先把门关了,等检查结束,再重新开门。

一位知情人称,现在仅汝州市区大小诊所就有三百多家。这么多诊所中,手续都齐全的顶多占三成。“这些黑诊所在进行非法行医时,在门口的牌子上,很多都会使用一些暗语,比如优生优育什么的,像这些诊所,都进行有胎儿性别鉴定或人工流产业务。”

在富民街附近,东方今报发现了这样一家小诊所:门口的牌子上写着“春道中西医诊所”,但诊所内悬挂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却是“西西诊所”,而该许可证上标注的颁发日期是2000年10月1日,有效期到2001年10月1日。

采访卫生监管部门集体失语

昨日下午,东方今报来到了汝州市卫生局,但被告知:主管医政工作的副局长苏国荃、医政科科长陆亚峰(音)及卫生监督所所长姚银珠均在四楼会议室开会。东方今报来到会议室门口等待。

从下午3点一直等到5点会议结束,东方今报始终没能见到苏国荃副局长走出会议室,而在会议开始时,经该局工作人员指点,东方今报亲眼看到了苏国荃在主席台就座。更让人不解的是,从该局四楼会议室上下楼,仅在楼梯处有一个出口。换句话说,这位副局长只要离开会议室必须从东方今报面前经过。

下午5点10分,与会人员全部离开后,仍不见苏国荃副局长出现。其间,东方今报不断拨打该局局长邓银修、副局长苏国荃、卫生监督所所长姚银珠及医政科科长陆亚峰的,均无人接听。

晚上7点20分,该局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东方今报称,局长邓银修去郑州开会了,副局长苏国荃未经局长授权,不能代表卫生局接受采访。

汝州黑诊所泛滥如何根治?东方今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