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夫妇吞公款7千万警方缴百万现金和20斤黄

来源: 时间:2018-09-30 19:13:58

夫妇吞公款7千万 警方缴百万现金和20斤黄金

公安部在上发布的通缉令上截图昨日从江西贵溪市有关部门了解到,中电投贵溪发电有限公司(贵溪火力发电厂)原出纳段燕伙同其丈夫吴悠,在半年时间内贪污、挪用公款合计7千多万元,携款外逃两周后被警方从浙江抓捕归案。

据警方调查显示,他们贪污、挪用的钱主要被用于络赌博、做白银炒货及个人挥霍。警方还在其亲属家中搜出他们存放的65万元人民币,并起获埋在地下的264.5万元现金和10公斤黄金。

近日,鹰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此案,随后判处吴悠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段燕在被羁押期间刚生下孩子,被依法判处无期徒刑。

出纳莫名失踪近7000万资金被转走

贵溪火力发电厂管钱的出纳莫名失踪。经查账,该厂的银行账户在最近半年时间内,竟有近7000万元被转到了一些与业务无关联的私人账号上

今年年初,“贵溪发电厂一名临时工贪污了6000多万元后逃跑了”的消息,在贵溪坊间及络上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由于案情重大,且当时案件正处侦查阶段,贵溪市有关部门当时均未对外透露此事。

地处赣东北的贵溪市是一座新型工业化城市,有着“中国铜都”的美誉,是“世界铜业三强”江西铜业公司所在地。据当地警方有关负责人介绍,坐落在贵溪市城东的中电投贵溪发电有限公司(贵溪火力发电厂),是配套服务当地铜业的国家骨干电厂,这几年中国电力投资公司正投入数十亿元资金对该厂进行扩张建设。

今年1月4日,元旦假期后上班的第一天,贵溪发电厂负责扩建工程的施工单位需要资金购买材料,但大家都找不到出纳段燕。这可急坏了单位领导,段燕的也打不通,派人去她的住处也找不到人。

根据同事回忆,段燕和丈夫吴悠在元旦假期之间曾驾私家车去福建厦门旅游,节后上班第一天的上午也曾出现在办公室。但她先前没有向任何人请假,为何却莫名失踪,大家谁都不清楚。

殊不知,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即将发生。发电厂无奈之下只好派人到存放了企业资金的银行去交涉,希望先取点钱解燃眉之急。但经银行方面初步查账显示,该厂的银行账户在最近半年时间内,竟有近7000万元被转到了一些与业务无关联的私人账号上。

出纳莫名失踪,企业账户近7000万元也随之被转走,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关联?

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

1月17日,公安部向全国发布A级通缉令,正式通缉段燕及其丈夫吴悠。

1月6日下午,贵溪发电厂方面正式向贵溪市公安局报案。

因涉案金额特别巨大,贵溪市公安局领导立即先后向贵溪市委、市政府领导,以及鹰潭市政府副市长、鹰潭市公安局长张荣先作了详细汇报。很快,江西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舒晓琴得知案情后,指示贵溪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

专案组由江西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原刑侦总队长涂远征协调指导工作,张荣先任组长,同时迅速从鹰潭、贵溪两市公安机关刑侦、经侦、技侦和侦部门抽调了30多名骨干民警,分成调查查账组、追逃追赃组等五个小组迅速展开侦查工作。

与此同时,江西省公安厅还迅速向公安部作了案情汇报并请求协调和支持,请示立即全国通缉段、吴两名在逃犯罪嫌疑人。

1月17日,公安部向全国发布A级通缉令,正式通缉段燕及其丈夫吴悠。

看到当时的通缉令显示,江西省贵溪市公安局正在侦办一起特大挪用资金案。经查,从2010年7月以来,犯罪嫌疑人段燕在担任贵溪某有限公司出纳期间,伙同其丈夫吴悠采用非法手段,多次将该公司资金通过上银行转入个人账户取走,金额高达6000余万元。

办案民警告诉,根据警方的调查,犯罪嫌疑人段燕,女,今年28岁,汉族,中等体型,江西口音。其2006年7月从江西财经大学本科毕业,原籍抚州广昌,现户籍在南昌市昌北开发区,住在贵溪市站前南路21号政府大院,系贵溪发电有限公司聘用出纳。

犯罪嫌疑人吴悠,是段燕的丈夫,今年也是28岁,比段燕小两个月,汉族,体型偏瘦,江西口音。大专文化,家住贵溪市站前南路21号政府大院。

嫌犯出逃时“声东击西”反侦查

两名犯罪嫌疑人将丢到火车上,采取“声东击西”的反侦查策略,试图迷惑警方的追捕

在省公安厅领导的直接指挥下,专案组各个小组对两名在逃犯罪嫌疑人的踪迹开展了缜密的侦查和追捕。

1月8日,专案组获得段燕的在辽宁沈阳使用的线索,追逃小组民警立即赶赴东北。数九寒冬的沈阳,此时早已“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追逃民警抵达后来不及添置棉袄,就直奔当地公安机关。

在沈阳警方的协助下,专案组查明先前在沈阳使用了段燕的是沈阳铁路部门的一名女乘务员。据其回忆,那天她负责值乘沈阳至福州然后返回的列车,当列车停靠沈阳下完旅客后,她打扫车厢卫生时,在一个座位底下拾到一部,她尝试着拨打了一下后,就按照程序交给了铁路部门的拾物保管处。

“遗失在列车上,说明犯罪嫌疑人可能乘坐过这趟车。”追逃民警紧急召开案情分析会议时,有民警分析认为,犯罪嫌疑人有可能是故意丢失,试图声东击西,转移警方的视线,误导追逃方向,使民警疲于奔波,失去目标。但大家也认为,这不能排除嫌犯就藏匿在沈阳或逃往东北其他省份的可能性。

为稳妥起见,专案组追逃民警当即请求沈阳当地公安机关检查宾馆旅社、娱乐场所和出租房屋,争取发现两名嫌烦的线索。

就在追逃陷入迷茫时,专案组很快从湖南长沙获得信息,在逃的两名犯罪嫌疑人的踪迹出现在长沙市,且通过当地银行柜员机取款还购了物。

随后赶到长沙的追逃民警,经调阅当地银行监控录像,查明两名犯罪嫌疑人当时是驾驶一辆大众新轿车去银行取钱的。

警方据此判断,两名犯罪嫌疑人将丢到火车上,确实是故意采取“声东击西”的反侦查策略,试图迷惑警方的追捕。

警方决定“以车找人”,追逃民警调查吴悠、段燕夫妻二人在长沙时驾驶的大众轿车资料显示,该车牌号的车主是汪某,而汪某因涉重大盗窃案被判刑,正在监狱服刑。

警方还调查发现,案发前的1月3日,吴悠驾驶私家车从厦门返回鹰潭时,在福银高速福建三明市将乐段发生碰撞护栏交通事故,事故车辆及他的驾驶证、行驶证当时已被福建警方扣留。

而次日上午,段燕在单位短暂露面后就与吴悠一起失踪了。根据警方推测,在长沙出现的大众轿车,是犯罪嫌疑人早已买好并用别人名字挂牌上证,以备出逃的。

但在随后的侦查中,专案组在湖南再也没有寻找到两名犯罪嫌疑人及这辆汽车的行踪,于是再次向周边省市公路及公安部门发出协查这辆车的通报。

两嫌犯携款130余万落浙江

这些钱其中用于在一家国际赌博站赌博的资金达4000余万元,用于在某金属公司炒白银以及个人生活挥霍的资金达2600余万元。

1月19日,江西、浙江均是大雪天气。

当晚8时许,专案组获得犯罪嫌疑人所驾车辆在浙江省平湖市出现的信息。追捕民警经过7个多小时的雨雪奔波,于20日凌晨3时许赶到平湖市。浙江警方早已做好协查准备。

根据当地视频监控录像显示,1月17日两名犯罪嫌疑人驾驶这辆大众轿车,由南往西方向进入平湖市区。嫌烦为摆脱警方追查,试图消除自己的踪迹,竟放着大路不走偏走小路,进入市区没有多久,车子就在监控中消失了。

但根据当地警方后期仔细调查,平湖市所有出口均未发现该车从平湖离开的记录。于是追逃民警当即将嫌疑人锁定在平湖。当地警方迅速对外来人口租房登记和旅馆旅客登记信息进行严密调查。

地处杭嘉湖平原地区的平湖市,北连太湖,南连嘉兴,水陆交通非常便利,地方工业十分发达,因此外来人员众多,要在这“汪洋大海”中查出两名犯罪嫌疑人绝非易事。

不过警方在查询当地旅客入住信息时,很快发现平湖市某大酒店的登记资料显示,一刚入住没多久的年轻女子很像段燕。

当天凌晨4时许,当民警们敲开这名女子所住房间后,查实房内两人确实为在逃嫌疑人段燕、吴悠夫妇,“两人没有任何反抗,也没有说什么,他们一看到我们就明白了”。

警方当场缴获两人随身携带的赃款130余万元。

专案组民警历经15个日夜连续战斗,南征北战八省市,行程数万公里,终将两名嫌疑人抓捕归案。

地下起获巨款和10公斤黄金

段燕在羁押期间刚生下孩子。法院一审依法判处段燕无期徒刑,判处吴悠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根据警方的调查显示,段燕伙同其丈夫吴悠,采取非法手段,盗用上银行付款密钥,多次将单位资金通过上银行转入个人账户计6600余万元。这些巨款被打入北京、深圳和珠海等多个地方数十个账户

这些钱其中用于在一家国际赌博站赌博的资金达4000余万元,用于在某金属公司炒白银以及个人生活挥霍的资金达2600余万元。警方还在他们亲属家中搜出存放的人民币65万元,并起获埋藏在地下的264.5万元现金和10公斤黄金。

此案的成功告破,上级领导对警方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

舒晓琴也充分肯定了“106”专案组全体成员“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表扬他们在短短的时间内成功侦破此案并挽回损失,“这充分体现了公安机关训练有素、能打硬仗的优良作风”。

公安部经侦局也发来贺电,表扬贵溪警方在短时间内抓获两名A级通缉逃犯。

同时了解到,段燕被抓捕归案时有孕在身,并在羁押期间刚生下孩子,尚处哺乳期。

近日,鹰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此案,法院审理查明段燕和丈夫吴悠,贪污5493.375401万元、挪用1560万元公款,合计7千多万元,依法判处段燕无期徒刑,判处吴悠死刑,缓期两年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