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喝酒猝死交警拟被申报烈士续警队队长被停职

来源: 时间:2018-09-29 09:58:14

喝酒猝死交警拟被申报烈士续:警队队长被停职

陈录生的家属在深圳宝安西乡交警中队外摆设灵堂。

背景

据相关媒体报道,深圳市宝安区西乡交警中队民警陈录生于今年10月28日与当地麻布村领导在西乡大南乡酒楼吃饭,同时赴宴的还有西乡交警中队队长谢飞勇、交警队另3名交警及3名交通协管员。

陈录生在席间喝了大量洋酒后醉倒在沙发上,其后脸色发紫,没有了声息。随行众人连忙将其送往医院抢救,但经抢救无效身亡,被诊断为窒息死亡。

事发后,陈录生的家属从湖南赶到深圳,并在西乡交警中队大楼前设置灵堂祭拜。而家属与交警部门对赔偿问题则一直协商未果。相关媒体还报道,西乡交警中队已经为陈录生“向上级请求认定为因公牺牲,并申报为‘烈士’。”事件引起了轩然大波。

本报深圳讯(钟达文)昨日从深圳市交警局获悉,陈录生与“因公牺牲”或“革命烈士”的规定情形不符,不具备申报“因公牺牲”或“革命烈士”条件,申报烈士只不过是西乡交警中队个别领导对政策把握不准、未与上级部门沟通擅自行动的结果。目前,西乡交警中队中队长谢飞勇已被停止执行职务。

交警局:

申报烈士只为安慰家属

深圳市交警局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告诉,根据医院当时的报告,陈录生其实并非严格意义上的“醉死”,而是醉酒后呕吐不彻底,食物一下被冲到气管内,食物卡住呼吸道致其窒息而死。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陈录生从铁路公安系统调到西乡交警中队已有一年多,在路面执勤向来风雨不改,工作一直非常认真细致,在西乡当地辖区内很受欢迎。10月28日当天正是麻布村的村干部为了感谢陈录生的辛勤工作才邀其参加宴会的。

据相关媒体报道,陈录生家属在事发后不满意交警部门提出的赔偿数额,因此不断地与西乡交警中队协商,并在交警中队门前摆起灵堂进行祭祀活动。这些事实得到了深圳市交警局负责人的证实,“毕竟他们也是咱们的家属,我们不好采取什么强制措施,但对赔偿的协商仍一直在进行中。”

该负责人同时透露,相关媒体报道的所谓的“申报烈士”情节并不完全准确。

根据昨日晚上深圳交警局的对外通报,事实是西乡交警中队个别领导没有与上级部门沟通,就以中队名义出具报告,请示相关部门拟为陈录生申报“烈士”。而宝安交警大队经多次研究,并根据人民警察抚恤办法的有关规定,认为陈录生的情况与“因公牺牲”或“革命烈士”的规定情形不符,不具备申报“因公牺牲”或“革命烈士”条件。

而所谓的“申报烈士”只不过是西乡交警中队队长谢飞勇安慰陈录生家属的话,并未正式向上级打报告。目前,谢飞勇已被停止执行职务。昨日到西乡交警中队时,未等到谢飞勇。一位交警队员告诉“谢队长一大早就到市交警局开会了,一直未归”。

在交警中队大楼的大堂里,陈录生的照片仍然挂在公告栏内,相片与十几名“初级警员”排列在同一行,但职务一栏已成空白。而在大楼对面,看到陈录生家属设置的“灵堂”仍未撤走,灵堂由一个蓝色的架子搭建而成,架子下摆着一张小桌子,桌子上还有几个水果。桌子旁边则有一个炉子,地上还残留着爆竹。

死者家属:

或仍住在西乡交警中队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陈录生的家属目前就住在西乡交警中队大楼的401房和402房。

当根据线索上到该楼的4楼时,看到一位七八岁左右的男孩正在楼道里玩耍,男孩见到后掉头跑进了401房。迅速跟上,在男孩关门的瞬间看到房内至少还有五六个人,之后不断敲门,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