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遗产继承

养老女服务员上门洗衣做饭六旬爹爹却要陪看

来源: 时间:2019-02-01 23:31:04

养老女服务员上门洗衣做饭 六旬爹爹却要陪看黄碟

楚天都市报讯 ( 姚德春)“我们本来是负责上门洗衣做饭的,有些爹爹却提出要陪跳舞、看黄片。”昨日,在武昌顺宏老年公寓,52岁的居家养老女服务员刘巧丽,觉得一肚子委屈。

从武汉市部分居家养老服务机构了解到,目前,一些居家养老女性服务人员,在为一些老人服务时,遭遇性骚扰。

不要洗衣做饭 只要陪看黄片

“初次见面,他蛮客气。”刘巧丽说,她第一次走进武昌杨园街某社区一位爹爹的家门时,对这位65岁老人的印象并无异样。

这位爹爹一直拿低保,后被纳入政府购买服务的居家养老服务对象。由政府出资,每月为其购买10余小时的家政服务,刘巧丽作为服务员,上门帮他洗衣服、打扫卫生等。

当她第二次上门时,正准备干活,这名爹爹走了过来:“我不需要你洗衣服,你陪我看看电视、聊聊天就行。”爹爹边说边拿出几张露骨的黄碟,要放起来。

刘巧丽被这一举动吓到了,她赶紧解释:“我是来给你洗衣做饭的,不是来陪你看电视的。”

被拒绝后,该爹爹投诉到养老机构,指责刘巧丽不为自己服务,刘巧丽只好道出实情。随后,该机构负责人带着刘巧丽登门,让这名爹爹收敛自己的行为,此后,该爹爹就规矩多了。

和刘巧丽一样,53岁的陈萍,也有过被居家养老服务对象骚扰的经历。在首义路街某社区的孤寡老爹爹,爱动手动脚占女性便宜,甚至借女服务员接水盆之机,故意揩油摸胸,被暂停服务一周,一年间被换了4名服务员。

中南路街爱心老年公寓负责人周秀红说,在白沙洲梅花苑社区的一名爹爹,其服务对象也更换了3次,该爹爹总是要求居家养老女服务员陪其跳舞。

害怕丢掉饭碗 受了委屈强忍

“做居家养老服务员,常常不被尊重。”51岁的张玉珍说起心里的委屈,眼里噙着泪水。

此前,张玉珍曾有机会去一家商场做保洁员,工资1500元/月。但商场上班朝九晚五,她无法照顾正在读高中的孩子,只好当上了一名居家养老服务员。目前,她负责为3位老人提供服务,工资是1000元/月,为补贴家用,她还在一个家政公司做兼职。

“我在杨园一处社区服务时,一位婆婆为节约用水,洗拖把都不让用自来水,我只好拎着拖把,跑到四美塘的水塘去清洗,一来一回就有一站路。”刘巧丽说,这些她都忍了,害怕失去这份工作。

刘巧丽的工作是社区帮忙介绍的,作为“4050人员”,原本就业就难,为了不失去饭碗,也害怕家人担忧,她们受了委屈,都不愿意说。

在中南路街爱心老年公寓,周秀红管理着70多位居家养老服务员,其中男性只有5人:“这些人平均年龄50多岁,都属于就业难的特殊群体,对工作非常珍惜。”

缺乏亲情关爱 导致为老不尊

“从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性骚扰的比例不到5%。”周秀红说,她经常要求女服务员上门服务时,要有自我保护和防范意识,不要刻意讨好老人。对一些为老不尊者的不轨行为,敢于说不,并及时向机构反映。比如面对黄碟,应当面拒绝,用坚定语气警告对方:若不收回,会将黄碟作为证据报警,并将事情转告公司。这种时候,如果沉默,会给对方增加进一步行动的勇气,当面拒绝,才是阻止性骚扰的有效方式。

武汉市老龄办调研与法规处处长、老年问题研究专家江克松说,在社会上的确存在类似的性骚扰现象,但只是极个别情况,绝大多数老人对居家养老服务员是比较尊重的。

江克松分析称,极少数老人有不规矩的行为,主要原因还是他们缺少亲情、温暖和关爱。因此,我们更要关爱老人,多组织他们参加一些健康多样的集体活动,丰富、满足他们的精神文化需求。(以上案例涉及人物均为化名)

(见习:叶艳彬)